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香香果8008

你我近在咫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些岁月我在苏北过年  

2018-02-13 13:04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1970年1月26日清晨5点多钟天还没亮,一辆5吨级重的大解放牌载重汽车停在了我家门口,那是家父作为干部下放到农村去插队落户。那天将一些简单的家具收拾装车后,一路经过16小时的颠簸,终于在夜晚9点多钟抹黑到达了我父母所要落户的村庄——江苏苏北新沂县瓦窑公社陈庄大队房庄生产队。
       那是一个在江苏最北边的偏僻农村,生产队的农田仅和山东省郯城县杨集镇公社杨庄大队一条田埂之隔。父母二老直到1974年4月才得以返回原单位。因此那些岁月我都是回苏北农村陪伴父母过的年,在苏北度过的五个春节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
       1970年2月6日也是狗年春节,距今2018年2月16日戊戌狗年大年初一已48个春秋,时光飞逝掐指农历生肖已周转了四个轮回。真是时光催人老,那些年我也是个小伙子,而如今已成为花甲之年的老翁了。
       那年春节是我父母到下放到生产队的第11天,除夕夜的那一夜晚我刚刚进入梦乡,大概也就是凌晨一两点钟,(当时大多数农民家都还没有钟表,他们估计的那个时辰大概是初一子时),村上就响起了噼噼啪啪震耳的鞭炮声,这爆竹声是一浪高过一浪,我正在熟睡中就被这辞旧迎新的鞭炮给炸醒了。那时我才知道,辞旧迎新就得除夕夜里子时(12时)燃放鞭炮,迎接大年初一的来到
       当年农民兄弟虽然在物质财富上是比较匮乏的,但是每逢过年他们却是那样的重视,非常的大方舍得,他们可以倾其所有而毫不吝啬的把过年气氛渲染的热热闹闹、隆隆重重。
       苏北新沂瓦窑这儿有着和各地差不多的年俗,除夕之前家家户户大门上都贴上了”福“子,贴上了春联,也有贴上门神的。春联的内容丰富多彩,主要有:“田增粮棉人增寿,春满乾坤富满门,横批:春回大地”等,为来年祈福,为来年期盼,为来年讨个好兆头。
       农民弟兄一年忙到了头,平时再苦再累,过年了也得犒劳犒劳自己和家人。每家每户在这个时候都摊起了很多的煎饼给摞了起来,包上整藤匾的水饺摊着备用,蒸上一箩箩的白馍馍、磨成整块整块热气腾腾的豆腐搁着,还有当地人最喜欢吃的黄豆酱,整瓶整瓶的装起来存着。 一般人家都忙活着杀鸡、宰鸭,条件好的人家年前就宰杀了猪,有的生产队还集体捕捞了河塘里的鱼,分到了各个社员家
       年前的那几天集镇上最热闹的地方数供销社,那儿的老白干儿山芋干酒是最受大老爷们儿喜爱的,需要凭本子排队才能买得到。老大姐、小妹子们可以在供销社里买到头上扎的蝴蝶花,还有别在身上的各种花花鸟鸟,当然姑娘们擦的雪花膏也代替了现在的化妆品。在供销社里爷爷奶奶们也没忘了给孙儿孙女小朋友们买点糖果、糕点,如大白兔、米老鼠,京果、蜜三刀等。
       由于在吃的方面年前有了充分地准备,腾出了时间,得以在过年的时候,大家可以互相地拜年串门。
       大年初一一大早,看到乡亲们都穿着崭新的衣服相互拜年问好。成年男子通常穿的是黑棉衣,黑棉裤,这棉衣棉裤里面的衬布都是用花布做的,头上戴着三块瓦的海蒲绒棉帽;妇女和大姐身穿大花布棉袄,头扎四方巾,裤子一般是大绿色的,脚上穿的是黑色的绣花鞋;儿童们穿的也是黑衣黑裤,但头上戴的是一直披到肩膀上的虎头帽,脚上穿的是红虎头鞋,帽子和鞋子用彩色丝线绣的很漂亮。
那些岁月我在苏北过年 - 香香果 - 香香果8008
扎方围巾的老奶奶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于1972年冬
 
那些岁月我在苏北过年 - 香香果 - 香香果8008
晒太阳的父子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于1972年冬
 
       那年我随父母刚到乡下仅11天就过年了,对当地过年的民俗也不懂,过年的东西也没有准备,好在生产队的农民弟兄们对我的父母都很热情。大年初一那天,不断的有大叔大妈们端着整碗的饺子,豆腐,煎饼还有黄豆酱等等给我们送来有的还给我们送来了大白菜,这叫我们好好感动!送来的这些东西,可让我们半个月都不需要上街采购了。
       给我印象最深的是1973年的那年春节(2月3日过年),过年前三天的1月31日晚6时左右,我从插队的苏南县城乘火车到新沂瓦窑,大约有600公里路程,加上转车,路上需要十四五个小时,于次日(2月1日)上午8点多钟到达瓦窑车站。
       这趟回家过年,为的是能多陪父母住上一段日子,我便带上了30多斤重的一袋大米(因为当年是计划经济,粮食是按户口定量供应的),还带了一些蔬菜食品等东西,加起来差不多有60多斤重量。下了火车便让我傻了眼,这小小的瓦窑车站四周遍地到处都是一片白雪皑皑,雪深差不多有30公分。
       从车站到瓦窑镇上有三里多路,由瓦窑镇到陈庄还有六七里,我在寻思这十里多路我怎么走呢?下了火车前不巴村后不靠店的,当时也没办法和家人联络,只好硬着头皮撑着往前走,幸好我带了一根小扁担就把米袋子和蔬菜分两头挂起来,挑着扁担往镇上走。
       快到瓦窑镇了,谁知这不争气的扁担“啪嗒”一声断了两截,急得我一头冷汗,没办法,我只好在身上摸到了几段绳子,又在集镇上找到了几根树枝,就把两截断裂的扁担和树枝捆成一个雪橇,然后把米和菜堆到这简易的雪橇上,牵根绳子就这样拉了六七里路,终于回到了父母家。
       父母二老看到我在这么大的雪天里,拉着在这么重的东西回到了家,非常的心疼,也非常的激动!我也感觉自己还是蛮可以的,这五年的下乡锻炼给我培养了毅力,增强了体质。在别人看来面对这严寒、大雪和封路的困难,可能是束手无策,而对于吃过苦的知青来说,这都不是什么事
       由于那年我带回了足够的粮食,我在苏北陪父母过年小住了一个月。
       让我感到在父母身旁过年:有家真好!家庭二老给我带来的温暖是无法能替代的。但是在那个年代,为了我自身的前途命运,我不可能做到:“父母在,不远游”,一个月后,我不得不返回我插队落户的生产队。
       1974年是我陪伴父母在苏北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,爆竹,春联,新衣花袄、美味佳肴依然依旧。我喜欢农民弟兄的朴实淳厚,更喜欢农村节日的欢乐愉快,我想等我哪天,我一定还要去一次苏北农村,陪那里的农民弟兄们再过一次开开心心、欢欢乐乐原生态的春节!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写于2018年2月13日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丁酉年年腊月二十八) 戊戌年前3日


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11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