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香香果8008

你我近在咫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丁办病退(19)  

2014-08-23 12:03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大约经过了四、五年的插队生活,知青们应该、能够、可以找到的路子或关系的,差不多能找的都找了,该利用的都用过了;剩下了的就是既够不着人,也找不到路子的留守知青了。
       从一个个陆陆续续地内部当兵开始,到开后门上大学、进工厂、站柜台......,最后门路不大的、或通过劳动表现好的也能弄到个就地安排,搞个民办教师、赤脚医生、生产队干部什么的(以上各类人数总和约占比重两、三成)干干,但不管怎样好歹总算是找到个门路,跳出了“农”门。
       知青队伍在“洗牌”、在分化、在减少(即使到了文革后期留守知青仍是主体),使得那些没有路子,又不愿意一辈子扎根农村,仍在生产队里天天面对黄土背朝天的知青们,军心涣散、意志动摇、精神崩溃。
       经过几年上山下乡插队生活的磨砺,67、68年两届初中的小同学,也陆续过完了20周岁生日,他们也从昔日看似好玩的插队生活中,开始变得成熟、沉稳了起来;并且意识到这种看似好玩的生活,并不是他们从今往后所需要的人生。
       尤其是那些有同学、好友被调走的知青户,看到和他们曾经朝夕相处的战友伙伴,一个个地远走高飞,自己却仍留在这贫瘠的土地上战天斗地、奉献青春,便开始疑惑:难道这“扎根农村干一辈子革命”的光荣使命,就留给我一人担当了吗?
       然而,对许多留守生产队的知青们来说,虽然有的已经趋向而立之年,但由于农村生产队的劳动效益低下,所得的经济报酬暂且不能独立,因而确定了他们在自己的生活上,非得依靠家庭或年迈的父母。家庭、父母对绝大多数知青来说不仅是生活的依靠,也是避风的港湾。尤其对那些幸运躲过1970年,全家下放那场劫难运动的知青来说,家庭还能给他们提供和解决脱离农村最后的、甚至是唯一的一条出路——病退回城。
       在那个年代谁要有个家在城里(南京),那就是让自己骄傲和令别人羡慕的资本,尤其是让那些父母下放在农村的知青们眼红,甚至嫉妒!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和我同在一知青户的小丁,虽然高中时期和王兄长(王兄长父母于1970年下放苏北农村,王家三弟兄同在丹阳插队)是同窗校友,但由于家庭各方面的优势,无需像王兄长那样,为改变自身命运在农村进行艰苦的打拼。因此,在插队四年多以后,小丁认为再努力、再吃苦也没有什么上调的指望和可能了,彻底心灰意冷丧失了希望,后来索性待在城里就不下来,直接准备材料搞起了病退。
       当时,小丁的父亲在我市某医院任主任医师,母亲在家是全职太太。其在家排行老五,上面有三个姐姐、一个哥哥,均在我市事业单位或国有大企业工作。爹娘心疼老巴子儿子,也不愿意让老儿子在外面吃苦拼命,更不指望儿子挣回来的那几个工分,拿回来能抵个什么用处。
       由于小丁的父亲是个医生,在农村他没有能力插手代儿子找到路子,可眼下为儿子回南京搞病退,弄点“证明材料”那还不是件得心应手、小菜一碟的事吗。从准备材料开始到迁户口落户回到南京,大致经过申请、上报、审核、复查、批准、承办等几道程序。运作了大半年,终于修成了“正果”,1973年底所属派出所开出了户口准迁证,小丁在当了四年多知青农民之后,又重新回到了梦寐以求的南京城,这次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南京人了。
       这在当时着实让我羡慕不已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印有自己姓名的南京户口簿揣在怀中?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后续:
       1973年底小丁病退后回到南京,在家做了一年多的社会青年。1975年初,由街道分配到我市一家市属大集体工厂工作。90年代初该厂不景气,内退下岗在家,直至2008年正式退休,现退休工资将近三千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