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香香果8008

你我近在咫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代赤贫封如春(16)  

2014-07-15 15:57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封如春和王兄长、小丁是第J中学67届高中的同班同学,家庭出生三代赤贫,地地道道的红五类。

       说到封家身世,那要追溯到一百多年前(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往前推算)清朝同治年间,苏北淮阴闹虫涝灾荒,秋后颗粒无收。封如春的曾祖父母为了躲避灾害,带老携幼、离乡背井,一路逃荒要饭来到了江宁府(即今南京)寻求生路。封家先辈初到金陵时可谓:上无片瓦、下无立锥之地,过着食不果腹、衣不遮体的日子,是个光滑滑的老赤贫。

       不管在旧社会,还是解放后,封如春的爷爷奶奶父辈们,由于没有文化不识字,在南京只能靠拖板车、拾垃圾、干些体力活维持生计。在他家祖辈几代人中就数封如春的学识最高,从长辈给他起的名字上就可以看出,家里人对他充满了像春天般的希望,实指望封如春有朝一日能一鸣惊人,为封氏家族荣光耀祖。

       有个上好机会是封如春自己给放弃了,着实令人惋惜。即1968年3月那次在学校的征兵,封如春体检、政审都通过了,就在穿军装要走的那天,他当了“逃兵”。他的爷爷奶奶、父母亲都不让他应招,原因很简单:因为他是封家三房惯一个的独生子。父母长辈们疼爱有加,生怕这个世界,万一哪里不安宁,哪天打起仗,宝贝孙儿疙瘩要是“光荣”了,这个封家岂就不......不堪设想了,就这样放弃了当兵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那个时期,老三届的高中生除了当兵就是下农村,别无其它选择。因为大学招生已经停止了三年,再红的红五类也没法升入到大学读书。照理说封如春放弃了当兵,那只有响应党的号召,投身到1968年底的那场知青下放运动中去,可是他的父母更不愿意让他下乡插队当知青了。

       于是学校老师轮番地到封家,去作下乡插队的思想动员工作,他的父母亲就和老师们“搬道理”。

       封如春的父母壮着胆子问老师:“C老师,请你告诉我们,现在到底是新社会还是旧社会?”

       C老师回答:“在共产党、毛主席的领导下现在当然是新社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 他父母又问:“要说是新社会的话,难道穷人都翻身了吗?”

       C老师有礼貌地反问道:“封家伯父、伯母,不知道你们理解和想要表达的‘穷人翻身’究竟是个什么概念?”

       封家父母回答道:“我们本是逃荒要饭从苏北农村来到南京的,现在还要把我们(因封家父母把儿子看作是他家的全部,故在提到儿子时,喜欢用“我们”代替)再搞到农村,那我们几代人来南京的打拼不都白废了吗?本指望如春读了高中能考上个大学,不讲出人头地,最起码也会有份工作吧!有了工作,就有收入,我们不就翻身了吗?这可好,不分青红皂白所有学生一起往农村撵,那我家如春的书不就白念了吗!”

       虽讲封家父母大字不识,但他们也粗略地懂得:“知识能改变命运”,这也许就是他们想要表达的“穷人翻身”的含义吧。不能让儿子再像他们和祖上那样生活在社会最底层。只可惜这个时代一切都被颠倒了,因此老人家想不通,要搬理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送老师出门时,老两口还激动地说:“反正我们赤脚的也不怕你们穿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句话把老师们又搞糊涂了,弄不清究竟是个什么意思,是要表达自己穷呢,还是有什么威胁。反正他们知道再怎么动员,最后的结果就是:封如春横竖不肯下农村。

       后来老师到他家来,封如春的父母也难得理他们了,就叫儿子躲起来。最后,索性就叫他离开南京,跑到外地换换空气,来个人间蒸发。

       1969年3月是学校集中动员和清理赖着不走老三届学生的最后期限,这些人若再不肯走,学生关系将转到街道,成为社会青年,从此与学校脱钩。

       封如春同学为了躲避这次动员和清理,于是就跑到丹阳来找老同学王兄长和小丁了。他这趟来不仅仅是为了躲避学校动员,更是想亲身体验一下现今农村究竟是个什么现状。

       王兄长和小丁像招待贵宾一样迎接封如春的到来,白天干活封如春也伴陪着我们一起下田,有时也操起劳动家伙干干活,体验体验当知青的感受,几天下来他也累得说:吃不消了。有过这样的生活体验,更加坚定了他赖在城里坚决不走的决心。

       像往常一样,每当结束了一天的劳动,吃过晚饭,海吹神聊侃大山是大家最开心的时刻,现在多了一个封如春同学的加入,话题也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这天晚上“讨论会”又开始了:

       王兄长讲:“MZX说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,那怎么现在反而叫农民来教育我们呢,这不是搞反了吗?”

       封如春接着讲:“那XF上讲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居住、迁徙、工作的权力,那我们现在怎么什么权力都没有了呢,向谁去质疑呢?”

       诸如此类的交谈使我们大家都受益匪浅,可惜那个时候XF就是一纸空文,在山河一片红的国家,无法可依、无章可循,谁跟你谈什么法制社会啊?大家也只有发发牢骚而已。

       封如春在我们这儿待了一个多月,等到城里动员的风声渐渐平息了,他也回去了。两年多以后接到了他的来信,被分配到一家街道小厂。至此,经过了三年多的艰苦鏖战,封兄躲过了知青,结束了社青,不管大厂小厂,等到最后反正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工人阶级分子。

       值得欣慰的是:封如春总算“超越”了父母,不会再拖板车了。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