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香香果8008

你我近在咫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家在苏北(11)  

2014-07-01 23:54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  1968年底~1969年初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,送走了城里的老三届学生,喧嚣的校园,热闹的街道顿时清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,文革并没有结束,它不仅仅是革文化的命,更重要的是革人的命,荡涤着一切“牛鬼蛇神”无处躲藏。

        文斗、武斗、超经济强制等手段,也仅仅是触及皮肉,显然达不到发动和领导者触及灵魂的要求。只有将“牛鬼蛇神”、“坏分子”统统撵到农村,接受贫下中农的改造,方能起到惩治、威慑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 1969年底江苏省、南京市学习甘肃省会宁县,《我们也有两只手,不在城里吃闲饭》的下放经验,将许多在职的城市居民和机关干部下放到农村。在办理手续时采取所谓大扫除、闪电式一本户口连九族的“连锅端”的方式进行运作。有当时的打油诗为证:

       街头鞭炮响,巷尾锣鼓敲,喜报送上门,老小哭哭叫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文化科技界是文革的重灾区,家父供职单位直属中国KXY,由于家父有“政历问题”,且被聘以高级职称,罗列其罪名为“三开人物”。故从一开始的抄家,批斗、陪斗、住“牛棚”,每天写不完的坦白、交待、检举、揭发;尔后一步步地升级到隔离审查逼供信,五七干校封闭式的面对面、背靠背的检举揭发,弄不好还要挨造反派的毒打;再到后来扣发工资、抢占住房等等。天天受着度日如年的煎熬,精神状况随时随地会发生崩溃。

       恰逢1969年底,省kw给家父单位近十个下放干部的名额。家父为了“躲避”这永无休止的批斗,积极争抢“黑帽子”,在单位第一个就报了名要求下放农村进行“改造”。

       1970年1月23日中午,是我看到父亲自文革三年多来心情最高兴的一天,比对我大哥(十中64届高三1班)64年考取北京大学时的心情还要开心。因为那天,他“光荣”地被批准下放了!如释负重,终于可以彻底躲开那些造反派们,和那永无休止的批斗会了!

       第二天(24日)下午,母亲的学校派来了由一个年级约两百多名学生组成的报喜队伍,敲锣打鼓的送喜报上门了。学生们呼喊着:向Z老师学习!向Z老师致敬!的口号,其中一个个子较高的漂亮女生跑出队伍,情不自禁地抱着我母亲哭得抽咽起来,说:Z老师,我们舍不得你走,同学们都喜欢你,我们需要你教我们啊!其她女孩也围了上来抱着哭作一团。母亲安慰她们:不要难过,会有好老师来教你们的。其实当时母亲的心情也十分难过,那是身不由己,没有办法的啊!她也舍不得离开这些孩子,舍不得自己三十多年教书育人的岗位啊!

       1月26日是父母下放离开南京的日子,在外地工作的哥哥、姐姐也赶来送行。父亲单位来了两个人,一个跟车陪送父母到下放目的地,一个是等着搬清家什、腾空住房后拿走钥匙。

        这天,天麻麻亮六点不到,一辆“大解放”车开到我家,其实家里已被多次抄过,一贫如洗的家根本没有什么东西。父母老两口下放,带一张床、几张凳子、一张方桌、一只木箱和一些衣服、炊具足矣,行头十分简单。几十分钟就装好了车,在一辆偌大的“解放”牌汽车里,摆放的东西显得空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   临行,当父亲将住房钥匙交给行政科人员的时候,姐姐当即就哭了起来,说:你们走了,家没了,今天晚上我们到哪里去过夜啊?

       父亲欲安慰姐姐,驾驶员催逐着父亲:不要多讲了,到新沂瓦窑有七、八百里路,没有十几个小时是赶不到的,快上车了!父亲只好欲言又止,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   我这趟从丹阳回家本想是来家过年的,却没想到的是:陪着父母去苏北下放落户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一路跨过长江大桥,经过六合、天长、盱眙、洪泽大“解放”疾驶在苏北的公路上,离南京越来越远了。眼前看着熙来攘往的车辆,有不少也是和父母一样,是装载着家什奔向新“故乡”的下放户。

       下午经过淮阴,稍许修整、进餐后即向沭阳进发。天色越来越黑,到了新沂县城已经过了八点钟,向西又疾驶了半个小时到达了瓦窑公社。到父亲落户的生产队需经过一座木桥,驾驶员不敢轻举妄动,请附近的一位农民带路,向北绕道到了山东地界,从一座水泥桥上安全通过,终于到达父母落户的生产队——陈庄,时间已是九点半了。

       虽然时间不早了,陈庄全村的乡亲们像迎接“新媳妇进门”一样,之前听说南京的下放干部今天要来,男女老少硬是等到此刻。汽车一到村头,鞭炮、锣鼓齐鸣,人们纷纷赶来看热闹。父母落户的生产队的房队长,指挥社员把车上的家什一件件地往准备给儿子结婚的新房里搬。这让我着实很感动,新沂那儿的农民真的是这么的淳朴、耿直!

       卸完了家什,房队长烧了两条鲤鱼,炒了棵大白菜,用大米饭(当地农民的主食是煎饼)招待了我们。吃饭间,队长和我们聊天,叫父母不要客气,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们帮忙;这里的乡亲都比较忠厚,不会有人欺生的;叫他们在这儿要安心,要放心。

       和农民们短暂地交流,打消了父母的疑虑,往后和这些淳朴的农民相处,比起单位里那些人可简单多了,父亲想想又笑了,自己要求下放的路是选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 父母在哪儿,家就在哪儿,从此我的家就跟随着父母在苏北大地安家落户了。

     

我的家在苏北(11) - 香香果 - 香香果8008

 1972年5月父亲在落户生产队的麦田里观察小麦长势,时年54岁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